打破AG8原創的藩籬,或許該從設計教育的起點抓起
2018-12-06 16:44:47 美國今日家具

  有人說“中國的家具沒有設計”。這句話雖然過於絕對,也反映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乃至現在,中國家具業在原創設計上的缺陷。

  設計是有的,但大多借鑒甚至抄襲而來;原創也是有的,總讓人感覺“不土不洋”,不知所謂。概言之,我們的“設計”既缺少能力,也缺乏思想。

  過去的9月,上海兩大家具展開啟了本年度最後一次大型的品牌和設計盛宴,我也參與到了這場盛宴當中。令人欣慰的是,展會上豐富的設計類活動顯示出行業對設計的重視,原創設計館內的諸多品牌成為最熱鬧的逛展打卡地,展會上也極少曝出設計雷同或抄襲狀況,但不是沒有。

  熱鬧之外需要承認的是,家具行業的原創設計依然麵臨很多問題。我們不禁要問,將原創進行到底,我們還有多長的路要走?

  維權無力背後的失望:專利賠償與申請時效

  《今日家具》中文版采訪了七位家具業設計品牌創始人或原創設計師。他們分別是:澳珀家具創始人和藝術總監朱小傑、梵幾創始人高古奇、如翌創始人袁媛、吾舍創始人任鴻飛、厭世房間創始人張厭戈、木墨創始人李思恩,以及“MARIO TSAI STUDIO”工作室蔡烈超。

  國內原創設計的現狀如何?相信大家有目共睹。“中國設計之所以弱,不是物質的缺乏,而是精神上的缺乏。沒有人可以抯擋拷貝之風,山寨不僅沒有羞恥感,會越演趣烈,還會成為山寨英雄。”朱小傑老師對《今日家具》中文版這樣說道。

  而在原創設計的保護方麵,許多設計師普遍持“消極”態度,但也逐漸看到這方麵的進步。設計品牌“如翌”創始人袁媛認為,“現在國內政府在知識產權的保護上是有在加強的,包括專利、優惠政策等各方麵都在鼓勵原創設計的。但是希望這個保護力度能持續加強,執法力度能更加嚴格,侵權的賠償金額更加大一些。隻有這樣,才會讓侵權的成本提高,原創的產品才能得到相應的保護,才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加入到原創設計的隊伍中去,持續的為之付出。”

  我們發現,美國在1793年就頒布法案,規定專利權人在受到專利侵犯時,可按銷售或許可他人使用其發明的價格為基準,允許至少三倍於價格的罰金(後來調整為至多三倍)。而國內對於專利侵權的賠償,在不能確定實際損失、侵權人獲利多少或許可倍數的情況下,多使用“法定賠償”方式,法定賠償金額在1萬元至100萬元之間,空間很大。

  據統計,在2005~2010年間人民法院審理的584件專利權人勝訴案件中,其中546件判定以法定賠償額執行,占比93.4%,賠償金額均值僅為8.366萬元。相比歐美的懲罰性賠償製度,這的確少得可憐,對專利權人來說損失極大,也很難做到公平。

  更多情況下,專利的申請過程就是漫長的等待。在我國,外觀專利需要等待6~8個月左右審查通過並授權;實用新型專利在8~10個月左右審查通過並授權;而發明專利一般在兩年左右。

  設計師品牌“吾舍”創始人任鴻飛向《今日家具》中文版表示,“我最近一款賣得很不錯的書桌就剛好遇到了這個問題。一個很知名的電商在抄襲我的作品,而想要維權就要做知識產權認證證書,這需要折騰很久,所以在維權的時候感覺很無力。”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除了在立法和法律裁定上的與時俱進,行業建立起有力的反抄襲、反侵權組織和相關協會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比如通過建立和共享黑名單,並聯合全國各大家具展會、AG8賣場甚至電商平台等力量,讓抄襲品牌無處招商、無處開店、無法銷售、無利可圖,自下而上的為原創設計掃除不必要的障礙。

  家具設計不僅僅是造型,更是結構和功能

  在呼籲原創設計保護的同時,提升設計水準和產品工業能力或許更加重要。雖然美國、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也有過抄襲或模仿的曆史,能不能從這個階段華麗轉身,發展出具有本國特色的設計體係才是更重要的。

  梵幾創始人高古奇在回答《今日家具》中文版的提問中認為,“我把原創分為三個部分,品味、靈感和轉化。現在中國設計師的品味都不差了,主要是靈感和轉化能力的提升,這會讓中國原創更加獨立和有生命力。”而轉化,要靠設計力的提升。

  設計能力包括兩個方麵,我姑且將其稱為“審美力”和“工業設計力”,一軟一硬,而後者在當今尤其重要。設計無疑是一種審美上的極高凝練,背後是設計師對生活和世界的觀察思考。缺少了這種支撐,設計就沒有了“靈魂”。

  厭世房間創始人張厭戈認為,“設計並非流於表麵的形式變化,不是簡單效仿西方,也並非膚淺地販賣和消費東方傳統造型和文化符號。而是通過思考做真正的創新,為生活提供更多理解和解決問題的方案、創造更多的可能性,這才是設計最為重要的意義。”

  如翌設計師袁媛也認為,“設計應該是麵向全球的,麵向當代的,同時要有民族自信,更多的需要我們對本民族文化的學習和深入研究。”而“工業設計力”,則是能否將設計圖紙轉化為耐用、美觀產品的能力。本質上,家具設計更是一種工業設計,是為解決問題而生,不是純粹的藝術創作。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博導林作新教授曾專門撰文指出,家具設計必須是造型、結構與功能三者的平衡,而結構問題尤其受到忽視,並與北京林業大學教授李黎等一起,翻譯了卡爾·艾克曼(Eckelman C.A.)所著的《家具結構設計》一書。

  卡爾·艾克曼教授也是第一個將家具的量化結構科學介紹到家具設計領域的學者。不久前在一次全國範圍的家具設計大賽現場,一位青年設計師展示了其3D軟件製作的設計成果圖,從畫麵來看十分完美,令在場觀眾讚歎。

  而一位經驗豐富的設計界前輩卻一眼看出了其設計的問題——從力學結構來看它無法保證產品自身的穩固性,也就無法量產。

  當然,創造一件產品和運作一個成熟的設計品牌之間還有很長的距離。獨立設計師品牌在呼籲原創保護的同時,也需要提升產品原創度和品牌辨識度。

  “MARIO TSAI STUDIO”創始人蔡烈超認為,“品牌方本身要把自己做強大,需要被保護,說明自己內核做得還不夠好。從整個市場來看已經有不少品牌做得不錯了,能發展是因為工作的人、整個公司在運作上和品牌屬性都做得比較不錯,才會達到那樣一個認可度。”

  打破藩籬,設計教育要與世界接軌、與實踐結合

  1986年,國家教委正式頒發《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首次確認家具設計與製造專業。1987年南京林業大學、中南林學院等院校同時開辦了家具設計與製造專業本科。

  作為一個年輕的複合學科,家具設計專業或掛靠在工業設計專業名下,或歸到了藝術設計專業名下。前者偏重木材加工技術、屬於工科技術型;後者起源於工業設計、室內設計,側重藝術文科性。

  而歐美國家的家具專業多起源於建築學專業,注重建築與室內建築和環境的整體空間關係,文理交叉、藝術與技術相結合,更為科學合理。

  我們向設計師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在原創設計的教育、引導和培養方麵,中國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您覺得目前中國的大學教育要如何滿足當今設計領域的需求?

  朱小傑老師認為,思考的方式有兩種:用腦和用手思考,用手思考更重要,但現在的學校似乎更注重前者的教育。一句名言,工藝的極致便是藝術。培養手藝人,用手去思考設計,也許是目前教育最缺的。我們的家具往往更注重造型設計,在舒適和耐用方麵考慮不足,學生的動手能力也比較欠缺。

  現實情況則是,家具企業要求畢業生能夠快速熟悉並上手,而大多數高校或高職院校的畢業生普遍知識麵不夠寬、實踐動手能力不足,和企業的要求存在很大差距。

  一位AG8企業高管透露,在與一些學校進行交流時發現,他們所使用的軟件早已是企業多年前淘汰不用的,而大部分學生也沒有經曆家具作品從設計到製作完成的完整過程。

  即便實現了校企對接,很多員工也需要從頭培養,對企業來說其實負擔很重。家具設計人才的培養任重而道遠,從學校到企業以及整個社會都有一定的責任。如何讓我們的原創設計之路走得更好、更遠,每個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文章關鍵字:
投稿箱:
        如果您有原創企業新聞、技術文檔、選購指南、行業圖書、管理理念、成功案例或進行資訊發布相關合作,歡迎聯係本網編輯,投稿郵箱: zxn@netsun.com。 投稿電話:024-83959307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9: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7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