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單就能返利?家具經銷商騙同行、員工後被抓!
2019-08-23 16:10:23 家具產業

  有句話說了,談錢傷感情,不談情沒感情。生活中,能借給你錢的人,是最信任你的人,安徽的陳女士說,她就是被最信任的人傷了。

  安徽的陳女士大老遠趕到城陽紅星美凱龍,尋找好朋友袁瑋,她說是真閨蜜還是塑料姐妹花,通過這厚厚一本銀行流水明細,就看出來了。

  陳女士:“我是2015年8月份認識的袁瑋,因為我也是家具經銷商,我是安徽的,她是青島的,袁瑋發現我的業績做得特別好,就通過這個PK群私加了我的微信。”

  35歲的袁瑋,是青島的家具經銷商,四年前她以求取生意經為由,加了安徽同行陳女士的微信。

  陳女士說,業內有種衝銷量的手段,就是當AG8廣場搞活動的時候,會讓經銷商刷單,你交上十到幾十萬貨款,假裝買家具,買賣雙方心知肚明,當然人家也不是白用你的錢,事成之後,款項如數返還,並贈送高檔手機,多刷多贈。在這方麵,青島的袁瑋讓安徽的陳女士,嚐到了甜頭。

  陳女士:“我對她信任了,不就把心扉打開了嗎,打開之後我就把我所有的積蓄,我經營的一些利潤的錢,全部給她,從2015年一直到2019年的6月28號。”

  袁瑋以商場刷單、父親幹工程、丈夫經營尿不濕生意等借口,頻繁讓陳女士投錢,稱有辦法讓錢生錢,有錢大家賺。

  陳女士:“轉賬的方式、微信的方式、支付寶的方式,不同的方式,一共給了她一千多萬。”

  一千多萬巨款,沒有借條和合同,隻有銀行收支明細,這麽隨意嗎?

 

  陳女士:“我要是想到寫借條這些的話,我就不可能投這麽多錢,雖然我人不在青島,但是每天早晨從七點多鍾開始,我們就開始視頻,一直聊到七八點,屬於閨蜜,什麽都說,她的事情我的事情,她應該都知道。”

  四年間,循環不斷的往裏投錢,除了信任,更多的還是利益的驅使,陳女士承認,前三年本金歸還及時,盈利頗豐。

  陳女士:“她之前也有返利,這次報案之後,我看了一下銀行流水,比方說她給我轉了一百萬,明天她會以更多的理由,再問我要更多,比如一百二十萬、一百五十萬,各種理由要回去。”

  直到今年,陳女士有一筆550萬的刷單款,遲遲要不回來,起疑心了,她一遍遍催袁瑋,袁瑋說錢投在濰坊益家園超市刷單,超市那邊拖延,她也沒辦法。

  陳女士:“濰百集團在濰坊是很強勢的一個企業,有個益家園商場,當時跟我說我的550萬在益家園刷單,我就找她,問錢什麽時候返,第一次去濰坊的時候是7月5號,相關負責人跟我說,上麵紀檢部門在紀檢,查大單,7月5號返不出來了,她說你們要等一等,我問要等到多少號,她說等十天左右吧,益家園的領導在門口跟我說的。”

  十天後,錢仍然沒有到賬,陳女士再赴濰坊益家園超市詢問。

  陳女士:“因為她是作為益家園的總經理助理出來跟我談的,我肯定相信,而且在百度上都能查到田小娟這個人的名字,到7月15號的時候,這個錢還沒有到賬,然後我就比較著急了,我又來了一趟濰坊,在7月16號這一天,我跟她加了微信,我就一直跟蹤她,問她錢的事情,她一直拖一直拖,一直沒跟我說,但是我感覺跟他聊天,錢是在裏麵的,因為既然是在商場,我還是比較放心的,如果在某個人手裏,我肯定不放心。”

  陳女士不斷放低自己的心理承受底線,哪怕拿不到刷單的返利,能要回本金就行了,可事情遠沒她想的那麽簡單。

  陳女士:“然後到7月23號,(益家園田小娟)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給你們看一下,她說陳姐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跟你說不用找我了,我開始隻是幫袁瑋幫忙,她告訴我隻要拖幾天就好,她那邊就有錢下來,給你們就沒事了,出於好心,我幫她拖了,雖然我們說了那麽多,畢竟我們不認識,跟她接觸了那麽就,我選擇信任她,但她昨天走了,我也不知道信錯了她,我跟你說實話,錢沒有在我們這裏,(袁瑋)她從來就沒有在益家園刷過業績,所以流水我可以給你看,對不起了。”

  現在,陳女士已經帶著她和袁瑋經濟往來的所有材料,到公安機關報了案,她懊悔萬分,錯信了這位異地的閨蜜,被她外表的闊綽蒙蔽了雙眼。

  陳女士:“她的產業感覺越來越大,我們對她的信任感越來越多,所以我們投錢也就放心一點,她會說你投這點錢算什麽,你即便投一千萬,我的家產就有兩三千萬,你怕什麽呢?

  我們這個事情暴露了之後,他東郡的房子是由銀行貸款的,東郡的房子貸了100萬,在匯豪官邸的房子,還有180萬沒有還,寶馬和凱迪拉克以及別克商務,全部都是有貸款的,隻有一輛奔馳,在6月份剛出事的時候,她就以還債的名義,把車賣掉了,所以說當別的受害人去保全她所有財產的時候,沒有用,全部沒有用,銀行都是要收的。”

  袁瑋在位於城陽的紅星美凱龍開了三家店,采訪過程中,商場工作人員說,8月6號,民警來商場把袁瑋帶走,他們才知道出事了。

  陳女士:“商場怎麽不知道,商場的管理層還跟袁瑋一起騙我們,我們都有記錄的。”

  商場工作人員:“這個事我們不了解,我們這兒沒有刷手機。沒有手機的活動,她可能是在其他商場。我們前段時間剛知道她這個事,她的這些店目前還是這樣經營著。”

  陳女士沒想到,自己和這位異地閨蜜的感情能如此脆弱。接下來這幾位投訴人,也和安徽的陳女士有著類似的遭遇,她們和土豪交朋友掏心掏肺,土豪卻掏空她們的積蓄。

  陳女士說,她到袁瑋家具店裏討說法,碰到了好幾位同命相連的討債人。

  這位追債人張女士,身份有點無辜,她是袁瑋的鄰居。

  張女士:“今年一月份,她跟我說商場有活動,跟我借信用卡,當時我不相信,然後他說都是鄰居,我感覺也是,都是鄰居,都認識那麽久,不可能騙我,然後我就給他了。”

  張女士說,大家都知道袁瑋是位女企業家,人卻沒有架子,說話辦事很有親和力,麵相也長得樸實,具有容易獲取信任的特質。

  張女士把信用卡和密碼和盤托出,袁瑋說隻刷五萬,幾天就還,結果卻證明她這個人毫無誠信可言。

  嚷著被袁瑋坑苦了的人,除了同行、鄰居,還有她家具店的員工。

 

  員工:“一年工資,白幹了,我們倆加起來兩百多萬。她當時說你們工資掙的比較少,我帶著你們賺點其他錢,說濰坊益家園商場刷手機,讓我們跟著她一起刷手機。一共128萬,我們都麵臨賣自己的房子來還債。”

  田女士:“賣房子也還不上90萬,我在這兒當員工,3月份才來的,她就說益家園刷手機,她一開始給了我們兩部手機,我們一個月工資就底薪三千塊錢。”

  員工們說,老板娘袁瑋幾乎每天都到店裏來,她們並沒覺得異常。而且袁老板說,刷單得的手機,很好賣了變現,過這村就沒這店了,催她們想方設法湊錢往裏投。

  員工張女士:“她就說你們趕緊出去借吧,我馬上就還你們,十天馬上就還,遲遲不還,包括我們的信用卡,逼我們貸款,你們趕緊打開你們的手機,螞蟻借唄、花唄,這些所有的錢,都給我們借的幹幹淨淨,因為她是老板,我們不做也不是那麽回事。”

 

  員工田女士:“把你的錢全都榨幹了,我都是管親朋好友借的錢,借了錢以後給她了,5月20號我們給她的錢,她說5月30號我們的錢就回來了,比你一年的工資都多,你掙的很多,你放心行了,我們等到5月30號的時候,一分錢也沒有。”

  員工們說,袁瑋讓多個門店的所有下屬投錢,個人損失多則上百萬,少則七八萬,一個都不放過。

  員工:“我還有八萬二,總共之前給了她十萬,還了一萬八。”

  員工田女士:“我都是把錢直接轉給她,(不是她說參與哪個活動,你把錢給活動主辦方?)沒有,她說都轉給我,我那邊有認識的人,我直接給益家園的田姐,田姐就是益家園專門刷手機的,說我們都關係很好。”

  和安徽陳女士的遭遇極其相似,員工們手裏沒有任何借條、協議之類的書麵手寫證據,有的隻是各種轉賬記錄。

  袁瑋套路她們的說辭,同樣是找濰坊益家園超市的田小娟刷手機,刷十萬,用十天,就能得一部手機。實際上投進去的錢,別說十天了,至今都無法追回。

  田女士員工:“我家老頭老太太,還有我媽這邊(都要錢)”

  袁瑋:“你跟他說,一會兒到賬就給他,不是不給,什麽事都有,你說你得怎麽著,又不是說不給他,以前拿手機的時候你也拿了,現在遇到困難了,都這麽多天了,還差這一時半會兒嗎?”

  拖延,無休止的拖延,直到8月初,有客戶拿著300多萬的銀行流水,把袁瑋告到了派出所,民警出麵,員工才意識到她們可能掉進了騙局。

  員工張女士:“關鍵問題這些店所有的法人都是於先生,他們倆是7月11號離婚了。我們找於先生,也就是說我們的老板,他和我們沒有任何債務關係,而且工資也一直拖欠著。”

  袁瑋被警方帶走調查之後,於先生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位於城陽區正陽東郡的家裏也找不到人。

  袁偉拿著這些錢究竟幹了什麽,還能把錢還給大家嗎?據了解,袁瑋是被正陽路派出所民警帶走的,因為涉嫌詐騙,目前已經被城陽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調查當中,暫時不方便透露具體細節。(來源:家具產業)

文章關鍵字:
投稿箱:
        如果您有原創企業新聞、技術文檔、選購指南、行業圖書、管理理念、成功案例或進行資訊發布相關合作,歡迎聯係本網編輯,投稿QQ:2044024824,投稿郵箱: zxn@netsun.com,投稿電話:024-83959307 。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9: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7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